独家惩戒师宫翼何箐

独家惩戒师宫翼何箐

若腹痛口燥咽干而从燥化,则为可下之证矣;今腹痛小便不利是热瘀于里,水无出路,势必下迫大肠而作利也。赵嗣真曰:『活人书』云:弦者阳也,涩者阴也。

以其人汗出既多,津液外耗,故不宜大下。 或发热下利至甚,厥逆不止,即不烦躁,亦为表阳外散,里阳内脱,故均死也。

阳明病,□下□满,不大便而呕,舌上白苔者,可与小柴胡汤,上焦得通,津液得下,胃气因和,身濈然汗出而解。 强食谷食,因而复病,谓之食复。

表里之气,升降失常,故不下利,则上呕也。阴主屈,故蜷卧不伸也。

下咽之后,冷体既消,热性便发,情且不违而致大益,则二气之格拒可调,上下之阴阳可通矣。柯琴曰:仲景书中最重柴、桂二方,以桂枝解太阳肌表,又可以调诸经之肌表;小柴胡解少阳半表,亦可以和三阳之半表。

盖蜜挺入谷道能烊化而润大便。「伤寒脉迟六、七日」之下,当有「厥而下利」四字,若无此四字,则非除中证矣。

Leave a Reply